2007年8月31日 星期五

up相第一彈: o camp

感謝Leski借了個sd card reader給我,終於可以把相片post上來。第一彈: o camp﹗

Day 2 disco night後回陳宿拍的,前掛的是med1,中間的有med2(組爸組媽),med3(好像是齊人呢﹗),med4,還有醫生。可惜沒有一張齊med1和med2的校服照。
男生的校服好悶啊﹗郭泳彤和我很有友校feel呢﹗(聖母玫瑰跟德中的確是姊妹學校,何況我們都是德小畢業的呢﹗真是有緣﹗)

Day 4 paedi組照,Leski不在,又不齊人=(
大懲罰後我頭上的香蕉起到hair wax的作用… XD

組爸ray與組媽tina,I love you guys!

五千元的寶盒




別看小這個盒子,它內有74片slide,上histology堂時用的;要是遺失/打破一片了要賠五十元,要是整盒遇到不測就,嘿嘿,五千元正。

帶着五千元跟力高去逛街,眞是步步驚心。

2007年8月30日 星期四

orientation day

今天orientation talk,自o camp day 4失蹤了的Leski終於歸組,不過我們還未找到另一位沒有來o camp的組女。

早上到了澄溪堂聽了好幾小時的講座,我又拿出我的看家本領--扮專心。跟reg day一樣,professor給我們的第一個規條就是「絕禁拖鞋」。作為準醫生,大概專業形象也很重要吧。

到了介紹communication的環節,請了兒科的Prof Wong來…

Intelligent people usually are impatient. But doctors need to be patient. That's why we call our client 'patient'. If you have no patient, you will have no patient.

I hate lawyers. They always ask the percentages. Mathematicians are troublesome, too. They always ask the probability.

哈哈,那我要避開這兩種朋友啦!

I see a lot of doctors killing patients. But they are nice! So the patients' families don't mind!
嗯,這一點我也很明白,看來我又要繼續靠樣子來騙人。

Juliana Chan(又名中大Anita Mui)的talk是叫人不敢動,殺氣一路由澄底(澄溪堂前排)湧上來,這在o camp時我也領教過…其他有幾位講者看來挺好人的,但整個talk唯有Prof Wong沒有悶得我想打人,讀兒科的果然是特別過人。(中同可能不知,我o camp的組名正是paediatrics。)

聽了6個panel的介紹已經很辛苦,下午又要到電腦房聽一大堆煩瑣的使用手則。拍照後更是痛苦--可怕的麻疹針和抽血。我跟打針的醫生姐姐說很怕,她笑道以後我還要給很多人打針呢。我回答說被打和給人打針是兩回事呢!其實我讀醫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要給人打針,以報我積聚多年的怨恨,哈哈。

打完針沒有休息我又被召去抽血,幸好比我想像中順利。最可憐的是A&E的Louis,抽了三次也不行,第四次也等了很久才抽到2 c.c.。他休息了一會兒便進行第五次抽血,又要用真空泵,又要醫護人員不停地按他手臂才能抽到餘下的4 c.c.。Louis也無奈地笑說今次抽血事件在下年o camp一定被人拿作作片題材,那medic的同學就要記得啦!

(左是可憐的Louis,右是跟我同樣是group A的Alexander,後面的是今天18歲生日的郭泳彤)

辛苦過後,跟力高和Kennis去看Simpson也一邊笑,一邊睡着了兩次。

-- RELOAD

近日不斷有人慫恿我重新寫blog,自己受不住引誘就把舊blog的東西移去,騰出一個全新空間去寫我新的生活。想當年開始寫blog時我還很小,寫的都是無關痛癢的日記,也迷失了很久。後來隨著hkblogger的成立,我成為了第一批的會員,在會員間互相觀摩下也漸漸地學到如何真正地寫blog。可惜寫blog對我這種龜速打中文字的人的確是一個負擔,一篇短短的文章可以花上大半個小時才完成。雖然學會用新角度去寫文章不到三個月,但在中五暑假完結之時,也是我決定停blog之時。那時看見香港寫blog熱潮剛剛掀起,自己有一段時間也心癢得發癲了。現在我打字快一點了,希望自己可以多點寫文,大家喜歡便過來坐一坐。Skin我也懶寫一個新的template,遲些待電腦修理好再找中五時寫的template,那時還未趕得及用我便收山了。

其實除了被人慫恿外,我再開blog也有另一個原因。我預計升上大學的生活很不同,所以自己也希望有一個地方可以給我作紀錄。以前步行上學了十四、五年,一下子要我乘火車上學會不習慣﹔以前在中學年年全級第一,將來連考試合格也不敢肯定…無論在生活、學習、社交方面都要面對新環境。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聽過一首叫「卡農」的著名古典音樂呢﹖半年前的動畫《kanon》的第14話提到這首曲,說

…不斷重複著同樣的旋律,和弦漸漸豐富,形成美麗的呼應… 就像我們每天不斷重複的時間。世界的事物轉變得太快了,如果能把節奏調至跟《卡農》的旋律一樣,慢慢地改變我們過著的日子,那就好了﹗